Tag Archives: 韩东方

韩东方:对《人民日报》关于“番禺打工族服务部”主任曾飞洋先生报道的回应

 1.该篇新闻报道的主角是曾飞洋先生,并把曾飞洋先生描绘成一个十恶不赦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恶棍,但是,通篇却没有一句曾先生本人的说法。在“文革”期间,贵报曾以这种手法,长期混淆过国人的视听,害的不少人家破人亡。前国家主席刘少奇先生的家庭,以及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的家庭,都曾经是贵报此类恶意杜撰手法的受害人。本人建议贵报对曾飞洋先生做一次采访,让读者也听听曾先生自己的说法。
    2.2015年12月3日,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公安局先后对“番禺打工族服务部”主任曾飞洋、工作人员朱小梅,以及曾在“番禺打工族服务部”工作过的彭家勇、孟晗、邓小明、陈辉海和汤建等人,采取强制措施,其中,对曾飞洋、朱小梅、彭家勇、邓小明和孟晗,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实施刑事拘留。但是,从12月3日至今一个多月期间,番禺警方一直不准被刑事拘留的五人依法会见家属为他们聘请的律师。对于广州番禺警方如此严重的司法机关破坏法治事件,贵报应该报道。
    3.在广州番禺区警方破坏法治,不准5名被刑事拘留人员依法会见律师的情况下,贵报记者却与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一道,能够对部分被采取强制措施的人员以及“专案组”办案警员进行“采访”,并作出严重失实、失衡的报道。本人认为,番禺警方与贵报及另外两家媒体的这种做法,损害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影响了司法公正。
    4.贵报的报道,对曾飞洋先生进行未审先判,涉嫌造谣诽谤。曾飞洋先生自由之后,如果他本人愿意,“中国劳工通讯”将全力协助他追究贵报的法律责任。
    5.曾飞洋先生有没有情人,有几个情人,是他与他妻子、情人之间的私事,轮不到贵报说三道四。曾飞洋先生是不是“工运之星”,与有没有情人,有一个还是同时有多个情人无关。能够真正代表工人争取到更多权益,无论有没有情人,他(她)都是称职的工人领袖,就是“工运之星”。贵报在报道中这种揭人隐私的做法,有辱贵报作为党报喉舌的严肃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