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成准强

曾飞洋辩护律师:飞洋案即劳工NGO案 不能会见的新理由

好吧,再等。过了一段时间,“领导”过来,坐下来说,办案单位今天不会送书面材料过来。我们不会安排会见的。请理解一下。我说,我每回来都理解,我这是第三次来了。他说,你们也不容易….,我说,我只是要求会见,甚至只是当面确认委托情况,我好交差,这都不行?起码大家都遵守法律好不?警察也是靠法律吃饭呀。 他说,办案单位没有撤销不能会见的函,所以我们不能安排。我说,办案单位明确有不允许会见的函?我能看吗? 答:不能看,要看去找驻所检察官。 我说我投诉了好多次了。

我梳理了一下,说,第一有办案单位不许会见的函还没有撤销,是吧,第二是,曾飞洋2015年12月8日写了不请律师的声明。他插话说,2月17日曾又重新写了声明。我有些诧异,又说,曾还有专门解除我的委托的书面材料,是吧。他说,是的。那到底什么时候能送过来,你问问办案单位到底什么时候送过来。“领导”答应又打了一个电话,回来就说,说不准什么时候。办案单位真是无物之阵。我说,那给留个电话,什么办案单位送书面材料过来,我过来拿。好歹留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