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孟晗

凤凰网:广东劳工NGO案被捕人之一何晓波已取保候审

4月7日晚,广东劳工NGO案被捕人之一何晓波,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回到佛山家中。

何晓波于2015年12月3日被刑事拘留,罪名为涉嫌“职务侵占”,在押时间超过四个月。其代理律师尚满庆告诉凤凰网,1月7日佛山检察院正式批捕何晓波后,3月7日佛山市公安局将案件延期侦查一个月,按照法律规定,4月7日是公安机关必须将案件移交检察院起诉或撤案的时间,目前并未收到撤案通知。

燕薪律师:会见广东劳工NGO案孟晗记

在两次会见受阻后,2016年2月19日下午,我终于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会见到了在12.3劳工案中被抓捕的劳工NGO工作人员孟晗。广州一日阴雨,但对那些翘首等待劳工案消息的朋友们来说,两个半月来的第一次会见,多少可算一点安慰。

递上会见手续,接待的女警说,这是你第一次会见吧,我答对;她说,下次会见的时候要先去办案单位备案,我说,刑诉法没有这样的要求啊;她说,案件还在侦查阶段,我说,侦查阶段也没有这样的要求;她说,广州这边都是这样,我说,全国都不这样,刑诉法规定会见只需要提交三证;我问她,广州是所有的案件在侦查阶段都需要先备案才能会见吗,她说,是的,侦查阶段第二次会见的时候都要先备案。

以广中医大附院为例,谈地方政府劳工对策类型及社会影响分析

本文通过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参与的20余起工人集体行动案件资料,分析了地方政府处置集体行动的微观过程及其社会影响。广东省政府在应对大量的罢工事件中展示出了三类劳工对策:将劳资双方纳入现有体制机制中对话以解决劳资冲突的协调型、动用维稳资源控制劳资冲突的管控型、及通过司法系统惩罚集体行动工人代表的压制型。通过深度分析政府不同劳工对策详细生动案例以及对数十名工人的访谈,我们发现协调型劳工对策政府投入资源少,且有利于推动劳资对话机制的形成;管控型和压制型劳工对策虽然能暂时平息工人群体事件,但并未真正威吓工人,相反引起了工人对政府公信力的强烈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