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劳工NGO

凤凰网:广东劳工NGO案被捕人之一何晓波已取保候审

4月7日晚,广东劳工NGO案被捕人之一何晓波,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回到佛山家中。

何晓波于2015年12月3日被刑事拘留,罪名为涉嫌“职务侵占”,在押时间超过四个月。其代理律师尚满庆告诉凤凰网,1月7日佛山检察院正式批捕何晓波后,3月7日佛山市公安局将案件延期侦查一个月,按照法律规定,4月7日是公安机关必须将案件移交检察院起诉或撤案的时间,目前并未收到撤案通知。

南华早报:律师-曾飞洋等4人被批捕 拘留至今未能会见

律师们表示,中国当局已经正式批捕了4名工人维权非政府组织人士。

路透社报道指,其中2人的律师在1月10日确认上述消息。曾飞洋、孟晗、朱小梅、何晓波被批捕。

曾飞洋是“番禺打工族”负责人,朱小梅是该组织员工。

去年12月22日,新华社报道指,曾飞洋、孟晗、汤欢兴、朱小梅、彭家勇、邓小明和“佛山南飞雁社工中心”负责人何晓波7人,因涉嫌犯罪被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同时发布长篇报道,指非政府组织“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是非法组织,其长期接受境外组织资助,在境内插手劳资纠纷,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严重践踏工人权益,主要组织者曾飞洋则被形容为一个煽风点火、不负责任、借组织工运敛财骗色、私生活有缺的犯罪嫌疑人。

2014:劳工事件盘点

在已经过去的2014年,许多具有重大意义的产业冲突事件陆续发生,共同织就了一幅劳动关系日趋紧张的画卷。在这些产业冲突事件中,劳动关系的多主体参与博弈成为了我国劳资矛盾发展的新特征,例如,劳方集体协商代表的积极作用,媒体曝光劳资冲突事件的影响,劳工信息传播和话语建构,基层工会改革等都呈现出新的景象。因此,围绕工人主体的社会各界整合不断深化,一个融合了工人、社会工作者、知识分子、传媒人、法律人等群体的多方互动博弈的集体劳动争议模式正在萌生和发育之中。

本文通过盘点本年度发生的几起重大劳工事件,并通过对这些事件过程的再现,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同时,也为集体劳动争议的现状与治理探讨更多可能性。

黄岩:创制公民权:劳工NGO的混合策略

布洛维曾经乐观地认为在向资本主义转向的同时所产生出的公民社会中,在原社会主义工厂中得到锻炼的具备组织和批判精神双重条件的工人阶级团体将作为实现社会主义的力量,劳工机构正是这种力量的表达,女性联网和打工族服务部中的潘毅和曾飞洋扮演了组织倡导者角色。劳工NGO以松散的方式不断地产生滚雪球效应,这两家机构不断地孵化出持同样理念的NGO,在跨国倡议网络的支持下,珠三角地区的劳工机构以其独特的行动方式发出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