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晓波妻子:晓波他, 在看守所, 生病了, 肿瘤君, 求关注

By | 二月 21, 2016

我是相信爱情的!很多人说,两个人结合后,爱情会慢慢转化成亲情,但我知道,我对晓波的感情,始终是爱情,很美妙,一直都很美妙,就像微风拂过心田,吹落一地花瓣…不是粉红色,是晶莹剔透的,像露珠一样…
坦白说,我现在不知道该如何落笔,因为心情就像碎了一地的铅,沉重而淩乱,拾不起,聚不来…颜色灰灰的…
小学三年级开始,我离开了从小生活的家,借宿在舅舅妗妗家里,虽然舅舅妗妗心地无比善良,外表却总是十分严肃不爱言语。我开始过上隐藏心情、努力乖巧、讨人欢喜的生活,至今回忆童年,感觉仍是好累…从那以后,我就开始拥有遮罩负面情绪的能力,明明很痛苦的事情,我都不能立刻体验,我很不容易哭出来,因为体会不到难过…然后,和明明知道无比爱自己,自己也无比爱的家人之间,有了一道怎么都弥补不了的隔阂…
但是晓波不一样,在他面前,我的心是无拘无束的,它可以享受无上的自由,可以飞翔、可以跌倒、可以像个傻瓜…
但是今天,他不光被抓了,他还病倒了,我的心再次像蜗牛一样,自觉地把头缩进了壳里,不知道如何面对一切,不知道怎样向前,不知道怎么办…
晓波被抓以后,无法得到律师会见,我绞尽脑汁也不能让他知道我们一切安好,可他总有办法让我知道他的消息,看守所里出来的每一位,都可能成为可爱的信使,但每一位信使都是报喜不报忧,让我一直以来,好安心!知道他在里面还能照顾别人,自然也有人照顾,有时候还想和他换换,把俩孩子交给他管,我进去休息休息…
直到今天,小N说:“你老公生病了,他的肝查出来有肿瘤,他不让我们告诉你,怕你担心…”
我的心立刻缩进了保护壳,感受不到,也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良性还是恶性?”
小N有些迟疑:“良性的,刚开始,很小,”他伸出右手食指,左手指着指甲盖,说:“就这么大,出来以后要做手术…”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概念,晓波身体向来不好,有常年胃病、特别容易发烧感冒,这是我原本最担心的地方。心里总感觉情况不太好:“什么时候查出来的?”
小N:“刚进去都要体检,他说要不是进看守所,还不知道自己生病了…”
小N说,晓波肝上的肿瘤是拍片看到的,医生按了按他,晓波说不痛,就没有开药给他吃,但是他的餐具都要和大家分开。
我在心里把何晓波骂了一万遍,妈蛋脑残,写信都不知道说的!可我的壳牢牢地挡住了扑面而来的一切坏消息:
“晓波刚进来那几天,每天都抱着我哭,他特别想家,想你们,我们都想家,我刚进去也哭,但是他想得特别厉害,
“国保逼他签不请律师承诺书,我们都不让他签,但是后来,国保威胁他,要是他不签就把你抓进来,他害怕你被抓,就签了,签到1月31日前不请律师,
“他被提审的特别多,有时候差不多一星期每天都被提审,每次都要半天,被提审特别辛苦,有一次他和他们吵架了,说他在很多国家都有商务往来,
“员警把他每次出国的事情都问了,问他有没有在国外开帐户,邮箱密码也都要走了,最后可能什么也没查到,就没给他定成危害国家安全罪,给定了职务侵占罪,说他把机构的钱放到自己帐户上,拿来给员工发工资也算,
“他头发都白了,有次早上一醒来,发现白了很多,人也瘦了很多,
“我们在里面,吃的都是冷的,下雪的时候都得冷水洗澡,夜里经常冻醒、饿醒…每天打坐,发呆,时间久了,人会傻的,主要是想的太多,晓波想的太多了…”
晓波刚进去的时候,我的确担心他到不知所以,我担心他状态不好、担心他被欺负、担心他生病,却从来没想过他还要面临如此大、如此多的压力,不光要忍受员警的各种威胁,居然,居然还有肿瘤君!滚蛋吧,肿瘤君,带着一切不公义滚蛋吧!
我其实,真的不想计较使用了各种卑劣手段提审威逼晓波的那些所谓的“人民”员警,他们的心如何溃烂,那那那,不完全是他们的问题,那是体制的错!
我只希望知道,晓波病情如何?我只希望他能得到及时的照顾和治疗!希望他居住的环境稍微好一点,适合病人一点…
当局啊,就算是罪大恶极之人都有权见律师吧?都有权看病吧?难道他只是为了给工伤工友拿回赔偿金,就要遭受如此待遇吗?我国法律保护了谁?保护了谁?保护了谁啊…
我请求佛山市公安局允许律师会见何晓波,请求南海区看守所公开晓波的体检报告!
也在此恳请请大家一起致电南海区看守所,要求公开何晓波病情及体检报告!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