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禺恒宝饰物工人维权

By | 一月 29, 2013

2012年4月,广州市番禺恒宝饰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宝厂”)发生了一起工人代表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事件。外企恒宝厂的工人在番禺打工族服务部的协助下,追缴工厂拖欠的社保费。两名工人代表被警方以煽动工人非法拘禁人事部经理为由刑拘近一个月。获释后,工厂以旷工为由,将二人解雇。

2011年5月8日,通过工友介绍,恒宝厂的几名工人找到番禺打工族服务部的主任曾飞洋咨询欠缴社保事宜。在曾飞洋介绍下,工人们得知他们可以依法向公司追回欠缴社保和其他福利。

恒宝厂成立于1999年,属外资企业,主要生产人造饰物、金银珠宝首饰、五金塑料制品。2010年以前,厂方一直没有为员工参加社会保险。2010年7月,起版部的员工首先提出缴纳社保费的要求,厂方才从2010年9月起为员工缴纳社保费,但从未提及此前拖欠的社保费如何补缴的事宜。

2011年6月23日,恒宝厂的135名工人向广东省总工会、广州市总工会、广州市番禺区总工会反映公司欠缴社保的情况。除了要求厂方补缴社保费外,还提出年假、高温津贴、劳动合同等问题。在工会介入之后,大部分问题都得到了妥善解决,但在补缴社保费方面,最终结果是“建议直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此后,要求厂方补缴社保金的工人人数增加到了184人,为了有效地与厂方沟通、协商,工人们推举10余名工友作为他们的代表,其中,蔡满基和伍时友为“首席工人代表”。2011年10月24日,工人们将代表名单和有全体工人签名的《告知书》交给了厂方。

2011年11月17日,厂方发出“长期放假通知”,理由是“所在的岗位暂时没有货做”;“目前我司已进入生产淡季而暂时对部分员工进行放假,下一步将根据订单量和生产需要计划对其他员工进行逐步放假措施。” 到11月28日,要求补缴社保金的184名工人陆续被放假,放假时间从1个月到6个月不等。为此,工人们提出异议,认为这是“厂方对这部分工人进行打击报复”。之后,工人们多次向厂方和政府有关部门有序的请愿,表达了“购买社保是国家的法律规定,政府部门应当依法行政,厂方应依法执行”的诉求。在工人们的请求下,政府社会保险部门向厂方下达了补缴社保金的指令。

恒宝工人要复工

12月9日,厂方发布《关于为甘国群等141名员工补缴社会保险的公告》,该公告表示要为这些员工补缴入职后的社保费用。该公告还要求,在社会保险费中有由员工个人缴纳的部分,应由员工自行承担;要求在12月31日之前,员工要将相关材料和自缴部分的社保金交到厂方。

2012年4月2日,即在恒宝厂方未能兑现承诺的3个月后,130多名工人在上午8时30分聚集在厂人事部办公室门外,要求人事部经理何某就何时补缴社保费事宜给出书面答复,并称“不给答复就不离开”。在此期间,人事部经理何某曾前后5次打电话报警,称“遭到非法拘禁”,到场的辅警以“未构成非法拘禁”为由不予干预。

4月4日2时30分,警方对蔡满基与谢玉梅进行刑事拘留,理由是涉嫌“煽动工人非法拘禁”人事部经理。二人被刑拘25天。

恒宝工人被拘看守所

恒宝厂工人就蔡满基、谢玉梅被拘留一事给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写了《请愿书》,有136名工人按上了鲜红的手印。工人们在《请愿书》中写道:“在整个过程中,现场有100多名工友,厂里的保安、政府人员也一直在场;辅警两天一夜全程在现场守着……如果他俩的行为构成非法禁锢,警方当时为何不告知我们;再者,当时何经理也曾走出大堂向警察报案,警察也明确表示并未构成非法拘禁……两名工友应该无罪释放,他们只是我们的代表。”

恒宝请愿书

盖满恒宝厂工人红手印的请愿书

被拘工人遭解雇

4月28日,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作出《取保候审决定书》称,蔡、谢二人“证据不足以逮捕”,决定对其取保候审。28日晚8时,蔡满基、谢玉梅走出看守所。

在蔡、谢二人被拘留后,恒宝厂以“连续旷工三天以上”为由,将其解雇。

6月8日,谢玉梅的代理律师段毅来到广州市总工会,代表工人提出了援助申请。广州市总工会回应,针对社保费问题,企业应该补足历年拖欠的部分,这是没有妥协余地的;针对刑拘一事的后续实质性工作,广州市总工会将协调有关部门,并敦促公安部门尽快妥善解决,如果协调不成,再采取直接的法律手段。广州市总工会有关负责人明确表示:“工会在这个事情上不会和稀泥!”

 

参考资料:

关于广州市番禺恒宝饰物有限公司工人代表被刑拘事件的调查报告

恒宝厂工友口述:广州市番禺恒宝饰物有限公司维权纪实

新闻报道及评论:

广州市番禺恒宝饰物有限公司工人维权被捕事件的思考

中工网:广州番禺:工人代表追缴社保费居然被警方刑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