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外媒报道

南华早报:律师-曾飞洋等4人被批捕 拘留至今未能会见

律师们表示,中国当局已经正式批捕了4名工人维权非政府组织人士。

路透社报道指,其中2人的律师在1月10日确认上述消息。曾飞洋、孟晗、朱小梅、何晓波被批捕。

曾飞洋是“番禺打工族”负责人,朱小梅是该组织员工。

去年12月22日,新华社报道指,曾飞洋、孟晗、汤欢兴、朱小梅、彭家勇、邓小明和“佛山南飞雁社工中心”负责人何晓波7人,因涉嫌犯罪被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同时发布长篇报道,指非政府组织“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是非法组织,其长期接受境外组织资助,在境内插手劳资纠纷,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严重践踏工人权益,主要组织者曾飞洋则被形容为一个煽风点火、不负责任、借组织工运敛财骗色、私生活有缺的犯罪嫌疑人。

纽约时报:中国警方逮捕广东工人维权运动领袖

劳工团体和活动人士周六表示,中国南方的警方近日逮捕了至少三名工人维权领导者。中国南部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制造业中心之一,那里的劳工抗议正在日益增加,此时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令人担心中共对民间团体的最新一波打压活动扩展到了一个新的领域。

明报:专家-官方打压加剧劳资矛盾

对于广东劳工维权NGO近日遭打压,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教授潘毅对本报表示,内地现时因大量欠薪、工伤、无劳工合约和社会保险等问题造成激烈的劳资矛盾,官方打压无助解决反而加剧矛盾。她建议,一方面中国政府应由对劳工NGO的不信任转为监管、扶持及制定法例,令其制度化发展;另一方面内地现有的工会系统已长期“脱离群众路线”,应自我改革,站在工人立场保护工人。

凤凰网:广东多名工人NGO从业者被刑拘 机构曾被关停

12月4日,佛山市公安局向杨某发出了刑事拘留其丈夫何晓波的通知书,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羁押在南海区看守所。何晓波是佛山工人服务公益组织南飞雁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负责人,3日,何晓波从家中被带走,其办公室与家中均遭搜查。家属也收到了公安机关开具的物品扣押清单,手提电脑、平板、相机、手机、活动表资料等。

除何晓波以外,番禺打工族服务部的负责人曾飞洋、工作人员朱小梅的家属在今日也收到刑事拘留通知书,两人均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羁押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

端传媒:广东劳工NGO遭连串打压,至少3人被刑拘

12月4日,在失联近一天后,广东番禺打工族服务部的曾飞洋和朱小梅家属分别接到通知,二人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刑事拘留,羁押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此外,劳工工伤维权NGO佛山市南飞雁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负责人何晓波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刑事拘留,现羁押在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

这是两家机构在近一年来,因为支持工人维权,被切断境外资金来源、停止政府项目、负责人被限制出境之后,遭遇的最严重打击。

FT中文:中国劳工维权NGO的困境

将自身明确划分为“工运类”NGO的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工人培训部的主任陈辉海表示,目前他们最大的作用,是在帮助工人们将怒火理性化、程序化,走上规范高效的“劳资集体谈判”道路;而以往,缺乏专业帮助的农民工以不理性的姿态单打独斗,激化矛盾。

明报:用境外钱办活动 组织被视为非法

《广州市社会组织管理办法》已于去年6月16日在广州市政府常务会议上审议通过。其中明确表示,只要“资金主要来源于境外组织的”社会组织,即被视为“属于境外组织在本市的分支机构、代表机构或实际处于境外组织控制、管理的”组织,被撤销登记。

明报:广州推新法 “NGO路更难”

维权组织成立17年未获注册: 细则出台是广州社会组织日益艰难发展的缩影。中国2012年前后才逐渐试点放开社会组织直接到民政部门登记注册,至今仍有大量组织无法注册。在广州为工人服务17年的番禺打工族具乐部,曾到民政局注册,却被告知劳工维权类的NGO“暂时没有注册指引”。已运行6年的同性恋亲友会,也因为同样的理由被拒绝注册。